中彩网
LEARN MORE
CLASSIC CASE
典型案例
一位老法律人的随笔三则: 高铭暄、陶希晋、高
发布日期:2019-09-07 访问量:

  他是一名老法律人,参与过国家司法部的恢复重建,以及全国律协的创建工作。他见证当代律师行业的发展,自已也是名资深的律师他就是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郭阳。今天推荐的文章,

  他是一名老法律人,参与过国家司法部的恢复重建,以及全国律协的创建工作。他见证当代律师行业的发展,自已也是名资深的律师他就是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郭阳。

  一则是对潜心法学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而作出重大贡献的刑法学界泰斗表示钦敬,一则是对建树行政法学科和开创行政立法先河的逝世老师同仁表达追念,还有一则是对能上能下能官能民思想通达博学睿智的专家型官员予以赞赏。

  从这三则随笔中,能看到一位老法律人执守法律的拳拳之心与崇尚民主法治的家国情怀。但愿也会对年轻一辈有所启发。

  被誉为中国刑法学界泰斗的高铭暄,今年已▪…□▷▷•九十又一岁。我从80年代初期在司法部教育司工作期间,与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主任的高铭暄老师多有接触、相识相熟。在我参与组织的司法部和教育部共同举办的法学师资进修班上既曾受教于讲授刑法课程的他,又曾在部教育司组织改革开放后全国高等教育法学统编教材中受助于主编刑法学教程的他,还在司法部与教育部共同举办的设在人民大学的全国第一期知识产权法律培训班工作中受到莫大支持于他。那时至今,细数已近四十来年。这些年,虽然也曾间或在不同场合与高老师相遇,但各自因教务和法务活动不尽相同,我与高老师也是难得一见。今日,在一法案专家论证会上,总算又得见德高望重△▪▲□△的师长高铭暄,看到鹤发童颜身体依然健朗的他,心情格外高兴,颇感喜乐亲切。

  会后歺饮席间,我与高老师总有说不完的话,忆不尽的共同熟▷•●悉的故人往事。我们谈到了司法部老部长邹瑜、副部长朱剑明和陈卓先生,忆到了对全国统编法学教材作出重大贡献的总编、教育司副司长王珉灿先生,谈到了当年在教育司工作的我国刑法学界资深学者、国际刑法学协会副主席暨中国分会主席余叔通先生、还谈到了在司法部研究室工作的早年从人民大学走出来的才思敏捷的民法专家、我曾经的邻居王明义先生;我们忆到了当年改革开放之初北京大学法律学系的老主任、我国法学泰斗陈守一以◁☆●•○△及马老师、张国华等几任主任,还有另一位搞法制史的老干部肖老师。忆到了人民大学法律系的资深教授郭寿康在知识产权法律领域的独特贡献,谈到了宪法行政法民法等领域资深老师许崇德、郭宇昭、王向明、皮纯协、郑立、赵中◇=△▲★△◁◁▽▼孚及刘春田等,还有社科院的郑成思⋯⋯。这些先辈,大都是高铭暄老师的同行故交,与高老师一样,大都是当年我国恢复重建法学不同部门法的领军人物,他们的业绩值得追念和流传。

  过往与高老师曾经相识,并没有过多留意,今日又走近高老师,的确感触良多。令我钦佩的是,他几十年躬耕法学教育,辛勤施教,为法学界法律界培养了许多“大家”:如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导、中国刑法学会副会长陈兴良,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司法部部长、现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中国刑法学会会长赵秉志、名律师李贵方等,还培养了更多不知名的默默奉献社会的法学博士法律英才;令我敬重的是,高老师身居法学殿堂,几十年游走于官民之中,至今已年高德昭,功成名就,他仍没有官、倨之气,没有学阀作风。放目察望,君不难见,并非个别原本很优秀的法学学者、法律工作者,后来当了法学大师或大学校长或入职行政官员之后,一反常态媚上俗下,俨然政客之态,让人难以恭维。而我们的高老师,虽早已名至泰斗,仍然一如当初,儒雅和蔼,可敬可亲,这才是真正的大学者,这才是大家风范!

  筵席散后,参会者依依围拢高老师照相留念。我们做学生辈的年岁确也不小了,于是趁此见面再单独拍张与高老师一起的照片也作为我的存念。

  郭阳(左)、高铭睻(中)、方向(右,中国法学会研究室原主任、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代理]会长)

  前排:左1 卞建林(中国刑诉法学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博导)、左2 郭阳、左3 高铭暄、左4 方向、左5 陈兴良(北京大学博导、中国刑法学会副会□◁长)、左6 阮齐林(中国政法大学博导、中国刑法学会原副会长)

  后排:左1 张女士、左2 李先▪▲□◁生、左3 段佩珍(我国律师制度重建后第一批优秀资深律师)、左4 沈常勇(优秀青年律师)、左5 于律师(优秀青年律师)

  注:1988年3月,陶希晋八旬大寿。行政立法研究小组成员到寓所为他祝寿。前排左起应松年、齐一飞、陶希晋、王名扬、罗豪才;后排:高志新(左★▽…◇1)、张树义(左2)、皮纯协(左3)、方彦(左4)、郭阳(左5)、朱维究(左6)。

  照片为1988年3月全国人律委顾问、行政立法研究组的创建人陶希晋先生80大寿,行政立法研究小组成员到其寓所祝寿。倏忽三十又一年。因近几天中国政法大学方彦先生去世,翻看当年与他一起参加祝寿活动的情景,不禁感慨!那时,温厚饱学的他和王名扬、齐一飞、罗豪才、皮纯协等长者还有锋芒初露年轻的张树义是何等的精神,如今▼▲他们己◇…=▲先后去世,但方彦老师和陶老等逝者△▪▲□△率先进行行政法学研究、开我国历史先河参与立下“民告官”行诉法及其他行政法律、促进囯家民主法治文明进步所做出的特有努力,永远值得缅怀!

  如今照片上,十一人只剩下应松年、朱维究、我和高志新四人了。当然更多的优秀行政法学者和立法工作者一批批不断湧现,亦属欣慰。

  八月二十八、二十九日,时值夏末秋初,炎热已退,和风徐来,“新时期维护侨益座谈会”在国谊宾馆如期举行。应邀参会后,与法律界侨界许多老同志和新老朋友相逢,甚是高兴。尤其是又见到了年届84岁德高望重的高卢麟先生,倍感▲=○▼亲切。

  注:2019年8月28日在中国侨联于国谊宾馆召开的“新时期维护侨益座谈会”期间,

  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我与高先生过从甚密。他作为导师把带出的北京大学的第一位知识产权研究生推介给我负责的律师事务所,支持我的工作。我把他这位知识渊博的建国初期的博士生,已是我国知识产权界的领军人,推介和助力延聘到了法律界和侨界。法律界多了一位不同寻常的律师,连我熟悉的司法部主管律师工作负责人都引以为荣。尤其是在侨界他担任中国侨联法律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后,与我这个老兵老委员一起,共开会、研案例、同出差、维侨益,参与侨务法律顾问工作多年。在多年相处中,高先生的为人为学,使我颇为受益,令我至为感佩。

  高先生早在1987年就任国家专利局局长,1998年便是国家知识局第一任局长。这位80年代已是副部级任职多年的高级干部,并不像时下那些一当上部级官员就自感身价倍增逐而把自己端起来与众隔离那样的倨傲冷漠,也不像时下那些一当上高官讲话便居高临下念经训示拿腔拿调那样的酸腐和浅薄。他俨然如普通人一样,和大家和睦相处,对职高•□▼◁▼职低、年资长◆◁•短者一视同仁。讲话发言一如讨论和研商,和众人一起探寻问题真谛。官民平等,这本是现代社会基本常识,然而背离此等常识得势弄权恣意贪腐者所在多见,懂得此等常识敬畏群众的高官似乎越来越少。惟其如此,我愈发敬佩高先生。

  曾记得,我每每与高先生一起到外地出差调研,接待▽•●◆的朋友对于部级干部的他总是喊“局长”、对于只能算是局级干部的我总是喊“部长”之时,我甚是汗颜,而他却是那样坦然。及此我只好适时不迭告诉接待者:他才是真正的部长啊!而官级观念早已淡薄、俗事超脱的高先生,总是顺遂以待,才不计较这些外在称谓呢!

  注:2004年,郭阳(左三)与高卢麟(左四,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局长、时任中国侨联法顾委副主任)、

  高先生从中年起在专利和知识产权领域躬耕不辍,数年来主持专利法修改、专利制度建设、专利自动化,专利教育,参与有关知识产权制度建设等方面工作。曾发表有关知识产权的论文数十篇,在北京大学法学院等多个院校任兼职教授。他是我国改革开放后新兴未艾的专利和知识产权领域的饱学之师,是我国专利和知识产权领域的专业领头人。由于业绩突出,他还被派往过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任高级顾问。尤为可贵的是,当由于年龄原因退出领导和管理岗位后,他不同于那些只会搞空头政治或只会搞行政管理的领导干部离退休后失落很大无所事事,毅然以其学识和专业能力创办了一家座落于北京市中心东方广场的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从事涉外专利和商标代理、涉外知识产权法律事务;出资成立高卢麟基金会,通过设立知识产权奖学金、资助知识产权学术研究、举办国际知识产权学术活动,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向美国约翰◆■马歇尔法学院(JMLS)的中国知识产权资源中心捐资,并通过联合举办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各类项目、奖学计划以及活动,来推动中美知识产权界的交流与理解。前些年,我们都很羡慕和推崇美利坚对华友好的基新格博士从国务卿退职后在纽约市办了一家经济咨询事务所,能当国务卿,也能从事普通事务工作,而我们的高先生又何偿不是能上能下能官能民,一扫高官退职后失落之气,引领不作官也能有为风•●气之先,他极富国际视野和现代文明进步意识,令我们焉能不敬佩?

  勿庸置疑,我国现代知识产权制度创始人之一的高卢麟先生,在官有作为,不当官也有作为,甚而更有作为。我在有限的生命中为有幸结识他这样的朋友引为吉祥,我把他这样的老师更当引为榜样。

  今天,我不想再多称谓高局长,高主任,只想敬说高老师,高先生:望您保重身体,愿您生命之树长青!我们在为侨服务、为社会多作贡献的路上还要向您虚心学习,努力跟您健步同行!

中彩网

回到顶部